河南快3基本走势图

新書推介 | 崔永元撰文憶恩師王俊鳴

發布日期:2019-04-02 來源:

王俊鳴先生的兩部新作《唐宋詩詞難點解讀》和《論語新說》,近日由學苑出版社隆重推出。

這是王先生幾十年教人讀書之經驗的總結。兩書以一種獨創的閱讀理論為綱,對諸多名家之論對比評析,糾錯辨正,新見迭出。書中著重強調“思辨性閱讀”在理解、欣賞中華傳統詩詞文化、國學文化中的重要性。

【作者簡介】

微信圖片_20190402170152_副本.jpg

王俊鳴,河北新城人,196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。北京市特級教師,享受“政府特殊津貼”的專家,全國先進工作者。在從事教學工作的同時,對中國傳統文化亦有較深入的研究。王老師以“為了是學生更聰明”為教學宗旨,他也把“使讀者更聰明”作為著書立說追求。主要著述有:《唐詩通解一百首》《讓學生獲得語文智慧》,《寫作與說話》(人教社實驗教材的主要執筆者),《請你一起學作文》(一套四冊)等。

微信圖片_20190402170423.jpg

《論語新說》 王俊鳴 著

作為儒家學派的經典著作之一,《論語》歷經兩千余年,注、疏、釋、譯者汗牛充棟。本書以唯物辯證法為原則,從話題范圍、主題宗旨、層次脈絡、情感基調等多角度出發,針對《論語》中或尚無定論,或極具爭議性的話題,另立新說,提出富有“思辨性”的解讀。

作者力求將《論語》放回“當時”的語境,通過以事解文、以理解文、以情解文,生動還原孔子的教學場景,深入剖析,將一代宗師富有情感、性格的一面,生動活潑的展現在讀者眼前。本書注重在“思辨式閱讀”的情境下,培養讀者獨立思考、大膽創新的能力。

崔永元

王俊鳴老師教我語文,當然也教作文。我是八一級,四人幫耽誤了幾年,自己耽誤了幾年,教育部又添亂,讓我們在小學上完初一,高中只上兩年半,然后高考。

記得王老師也說“高考”但次數不多,比我媽少50多倍。

如果有人說,你們王老師講課好不好?我們會說,厲害。我覺得這兩個字傳神,講課的水平、評價同學的作文、回答同學的提問、議論學校的通知……這兩個字夠了。

相當長一段時間,我們都戰戰兢兢。我主持電視節目、我出書,有時一走神兒,就會想,天哪,王老師會不會看到?

看了王老師的書稿,我頓悟。他是個文化學者,致力于對古典文學、古代文化與哲學的考據與研究。像大部分學者一樣,他們不會滿足于重復或放大別人的聲音,不管那個聲音多威嚴多德高望重。王老師們的研究汲取先人精華,融入自己艱苦的考證,生發出獨特的個性化的視角和觀點。這很像登山,沒有鮮花沒有掌聲,為什么還要登,因為山在那里。

 “筆者在20世紀80年代就為自己的教學確定了一個基本的價值取向,就是‘為了使學生更聰明’,換句話說,就是要讓學生在語文的課堂上獲得一點讀書作文的智慧……其實,從教育的總目標說,都只是‘育人’二字。不只是語文教師,任何一科教師都得“站在育人的制高點上,才能成為一個自覺的教育工作者……問題在于如何從各自學科的特點出發,從各自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方面去完成‘育人’的任務。”

這是王老師一篇文章的節選,從中你可以看到一個教師的良苦用心。20世紀80年代,也就是王老師在教我們的時候,他已經開始從教書育人的高度思考一門課的作用。太難了,如何通過指定的一首詩、一篇文章、一本書讓學生們明白有境界自成高格不審勢即寬嚴皆誤……這么說吧,因為要高考,所以只能用指定的詩、指定的文章、指定的教材扶著學生過獨木橋。在“術”之外擠一點時間和機會讓學生知道一點“道”,哪怕只是一個兩個知道。

你可以這樣看這本書:一個在地上蹲久了護雛兒的鷹忽地高飛起來,我們終于可以聽到它完美的叫聲……

自序

雖承小崔作序,作為著作者,還是有些話要對讀者說。

《論語》一書,記不得讀過多少遍;解讀《論語》的著作,也記不得看過多少家。每次都有新的啟發,每次又都有新的困惑。

從開篇第一章說起:

“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”(1.1)解讀為“人家不了解我,我也不怨恨,這不就是君子嗎”——做君子竟這么容易嗎?

為人“孝悌”則不會“犯上”,不會“犯上”就不會“作亂”(1.2)——“孝悌”與“犯上作亂”怎么會是這樣的因果關系?

“巧言令色,鮮矣仁。”(1.3)——這“令色”就只是指“好看的臉色”嗎?

“吾日三省吾身。”(1.4)——這個“三”是實數還是虛指?

“節用而愛人,使民以時。”(1.5)——這里“人”與“民”分指,對象有別,這對讀懂《論語》有什么意義?

這是開頭的五章書,章章有疑,章章需要獨立思索,自作判斷。下面再列舉幾章:

“無友不如己者。”(1.8)——不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?

“三年無改于父之道。”(1.11)——“父之道”是對還是錯?如果“對”,為什么要“改”?如果“錯”,為什么還要堅持“三年”?

“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”(2.4)——“立”是指一般“立足于社會”嗎?什么叫“不惑”?為什么四十才“不惑”?

“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。”(2.11)——為什么把“溫故知新”作為“為師”的前提?

“朝聞道,夕死可矣。”(4.8)——孔子“聞道”了嗎?

“德不孤,必有鄰。”(4.25)——屈子不是嘆息“天下皆醉我獨醒”嗎?李白不也說“古來圣賢皆寂寞”嗎?

“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墻不可圬也。”(5.10)——是罵宰予不可救藥了嗎?

……

一直讀到最后一章:子曰“不知命,無以為君子也。不知禮,無以立也。不知言,無以知人也。”——“知命”是“懂得命運”嗎?“知禮”是“懂得禮”嗎?“立”就是“立足社會”嗎?“知人”是“認識人”嗎?

我思故我在。有的道理需要深思而闡發之,有的謬解需要面對而辨正之。我之思維的哲學基礎就是唯物辯證法。具體到讀《論語》,我首先努力把它放到“當時”的語境中去,把它看作是一部“孔氏黨校教科書”。這不僅明確了全書的宗旨,也為篇章的具體解讀提供了根據。

根據唯物辯證法的原則,我追求“整體把握”,即把握它的話題范圍,主題宗旨,層次脈絡,情感基調,等等。而要達到“整體把握”,必須從抓住“關鍵語句”入手。所謂“關鍵語句”是相對的概念,包括指示語(對象,時空,語篇)、概括語、情態語,等等。

根據唯物辯證法的原則,我利用“諸因互解”,包括文內諸因互解和文外諸因互解。文內互解,又有同義互解、對義互解、連義互解、虛實互解、賓主互解;文外互解,包括以事解文、以理解文、以情解文。

讀者諸君不必過度糾纏上述概念,在閱讀全書的過程中,你會逐步對這些概念有所了解,并可以從中體會到一些辯證思維的脈絡。

至此,我可以回到“新說”的這個“新”了。給《論語》定位是一新,闡發辨正是一新,自覺貫徹一種辯證的思維路線是一新。文化的傳承,貴在出新。如果今日你編一套,明日他編一套,只是抄來抄去,無異于拿老祖宗的財產來“販賣”,錢可以賺一點,而對文化的發展沒有多大意義。

最后,要在此對下列朋友表示誠摯的謝意:

主動承擔全面策劃任務的郝明哲先生

在風口浪尖上撥冗作序的崔永元先生

不求任何回報而精心操作的攝影師王學東先生

兢兢業業承攬一切有關雜務的楊永之先生


王俊鳴 于2019年1月12日

微信圖片_20190402170735.jpg

《唐宋詩詞難點解讀》 王俊鳴 著

本書選取百余首經典唐宋詩詞,用“思辨性閱讀”的方式,針對大眾閱讀理解上的誤讀謬說進行解讀。作者從揭示詩詞語言的特殊規律入手,按照詩詞的詞法、句法、章法、解讀方略等依次推進,旁征博引,加以辨析,從而培養讀者“思辨式”的閱讀習慣。

全書按照篇目特點與閱讀理解的難度排序,由易入難,適合初高中學生、詩詞愛好者進行閱讀能力訓練,讓詩詞不只停留在讀讀背背的層次。每篇詩詞解讀后附作者的語譯,幫助讀者更清晰地從整體上把握文本,在理解原文含義的同時,領略詩詞的意蘊與意趣。

自序

在詩文中,什么是“難點”?就是不容易讀明白的地方。而讀書的基本要求是“讀明白”,這就需要克服難點。在閱讀中,不同文化層次的人所謂難點也會不同。本書所涉的難點,大都是從專家、教授常見的著作中選來的——專家、教授尚且沒有讀明白的地方,稱之為“難點”應是名正言順。又因其“常見”,影響廣泛,就更有辨析的必要。克服難點,需要思辨能力;而要訓練思辨能力,最佳的途徑就是找一些有難點的詩文來讀。——這是解題。

解題既畢,就來說說寫這本書的動機。本書的宗旨就是引導讀者把書讀明白,設想的讀者對象,首先是每一個想讀懂詩詞的人,其次是有教育子女任務的家長,再次是語文教師,最后是那些靠講詩詞吃飯的人。

現在,有所謂“國學熱”。有關的書籍一叢一叢地出版,許多媒體都有了傳統文化的內容,做家長的大多也要求孩子學一點“國學”,高考明顯增加了古詩文的分量,新編的語文教材也大大增加了古詩文的內容。但這種“熱”,大都是熱“表”而不及“里”,就是停留在讀讀背背的表面層次,停在看誰“背”得多的數量的層次,而沒有進到文本的內里,沒有從文化的角度理解它,從美學的角度欣賞它,從思維訓練的角度利用它。停留在讀讀背背的水平,是對優秀傳統文化的不恭,也是對優秀文化資源的浪費。

要進到“內里”,基本的條件是“讀明白”:它到底說的是什么?它想要表達的是什么?它是怎么表達的?它為什么要這樣表達?這些問題弄清楚了,就算“讀明白”了。僅僅“讀讀背背”,離“讀明白”還遠著呢。

把書“讀明白”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一些專家、教授的大作中經常出現似懂非懂、解讀混沌甚至明顯的錯誤就是明證。

于是,怎樣把書“讀明白”就成了擺在面前的大問題,每個讀書的人都要面對它,每個家長,每位語文教師,都要面對它。可惜,有責任幫助大家解決此一問題的專家、教授,至今也沒有給出真正有效的方法。綜合起來看,他們給出的路徑就是四個字:多讀多寫。從“新課標”到新教材,到四處做“輔導報告”的專家之言,隨處可見這“多”字經的影子,而“多”字經表面熱鬧,最后很可能使人喪失讀書的樂趣與欲望,甚至使人變呆變蠢。

周老先生曾作《人生識字糊涂始》一文,說道:“我們先前的學古文……的方法,教師并不講解,只要你死讀,自己去記住,分析,比較去。弄得好,是終于能夠有些懂,并且竟也可以寫出幾句來的,然而到底弄不通的也多得很。自以為通,別人也以為通了,但一看底細,還是并不怎么通,連明人小品都點不斷的,又何嘗少有?”為什么呢?“因為我們雖然拚命的讀古文,但時間究竟是有限的”,“從周朝人的文章,一直讀到明朝人的文章,非常駁雜,腦子給古今各種馬隊踐踏了一通之后,弄得亂七八遭”,所以即使“有所得”也大多是似懂非懂。今之念“多”字經者,其實還是在教人“死讀”,還是帶來“馬隊”對人的大腦進行踐踏。

“死讀”,“多”,其實是靠個人的“感悟”。有所“悟”就是“有所得”,但終于停留在感性階段,沒有上升到自覺“思辨”的程度,所以一遇到“難點”,就常常“露怯”。

把書“讀明白”是一種能力。我當然知道,要形成與提高閱讀能力,需要一定的訓練、實踐的“量”,但只念“多”字經究竟不是辦法。古人讀書,只在“語文”一科,真能讀明白的尚且不多;現在的學生學科既繁,社會活動又多,專門學語文的時間實在有限,不要說“多”的結果未必佳,你讓他“多”,其實很難做到。再說,倘若一個“多”字能解決問題,家長何必操心費力,學校何必開語文課,何必聘語文教師?

在幾十年的教學實踐與研究中,我體會到要把書“讀明白”不能只念“多”字經,而要講科學,要明“道”致遠。這個“道”就是客觀規律,包括文本自身的規律和讀書人的心理規律,兩個規律的結合,就是閱讀學的基本內容。

任何合格的文本都是一個有機的整體。它有中心,有主旨,有情感傾向,有層次脈絡,而且必有最能體現這主旨、情感與脈絡的語句——指示語、概括語、情態語、過渡性語句,標題用語,等等。由此,讀書時就應有整體觀,就應有對關鍵語句的感知與把握。作為有機整體,文本內的諸種要素有一種既相互制約又相互闡釋的關系,我謂之“文內諸因互解律”;而任何文本都是作者在特定情境下勞動的產物,因而文本必然與作者、與時代環境有一種聯系,我謂之“文外諸因互解律”。根據這種互解律,讀書時就應自覺地運用“互解法”。根據“文內諸因互解律”,就有“以文解文”之法,具體包括同義互解、對義互解、連義互解、虛實互解、賓主互解,等等;根據“文外諸因互解律”,就有以事解文,以理解文,以情解文,等等。

凡“聰明”者,他的思維一定遵循規律;反之就是糊涂,就是愚蠢。凡教人讀書者,能訓之以道,才不至于誤人子弟。

進一步講,不同體裁的文本又各有其特殊的規律。要“解”詩,就不能不對這種體裁的特殊規律有所了解,比如它的詞語規律,句法規律,章法規律,等等。

就詞法而言,涉及古今同形異義的現象,涉及詞類的辨析(或謂“詞類活用”),還涉及修辭中的借喻、借代等問題。

就句法而言,涉及的問題更多了:是主語還是狀語,是賓語還是補語,音組與義組,緊縮與拆分,省略與倒裝,等等。

就章法而言,涉及到順承與轉承,錯綜與跳脫,時間與空間,實寫與虛寫,等等。

我編寫這本《唐宋詩詞難點解讀》,就是從揭示詩詞語言的特殊規律入手,進而展示如何抓關鍵、看整體,如何以文解文,以事解文,等等。之所以采用“示例”這一樣式,因為單講理論,講者輕松,學者迷惘;而把理論付諸實踐,不僅可以檢驗此理論的真理性,還便于學習者入其門,進而登堂入室。

要訓練、提高能力,必須有適當的難度,只讀一覽無余的篇章是無法達到目的的。所以本書里所選的篇目都是有“難點”的。有的是大家都自以為“讀懂”了,實際處于“似懂非懂”的狀態,比如李白的《靜夜思》《早發白帝城》,杜甫的《登高》,李煜的《虞美人》,歐陽修的《蝶戀花》,宋祁的《木蘭花》,等等;有的連“似懂非懂”都說不上,論者干脆是誤讀謬說,比如杜審言的《和晉陵陸丞早春游望》,張九齡的《望月懷遠》,賈島的《題李凝幽居》,錢起的《省試湘靈鼓瑟》,賀鑄《浣溪沙》,岳飛的《滿江紅》,等等。至于像把周邦彥《過秦樓》詞“惹破畫羅輕扇”中的“破”字講成“觸破”、“撕裂”,把蘇軾《念奴嬌·赤壁懷古》中的“雄姿英發”講成“姿容雄偉,英氣勃發”之類的謬誤,觸目皆是。有難點,才需要“分辨”,所以叫做“思辨性閱讀”。這種思辨能力,會潛移默化,使人更有理性,更聰明。

本書篇目的排序,完全根據文本特點與閱讀能力訓練的需要。講文本特點與訓練解讀思維,有區別又有聯系。我先從文本特點入手,再講解讀思路,只是各有側重而已。

本書各篇都附有“意譯”。我的想法是:不但要把原作的“意思”表達出來,還要盡量表現它的“意蘊”與“意趣”,這無異于一次“再創作”。這很難,我做得并不太合格。但這是“讀明白”的一種有效途徑,而且帶有了若干“鑒賞”的成分。在過去的教學中,我曾以此為策,效果是明顯的。有真心想要傳承(不是只想借此求名得利)優秀文化的讀者,我勸君一試。

書中常羅列諸家之言,意在顯示讀書之“難”,也為“思辨”搭建一個平臺,讀者察焉。

再是對引文出處不用腳注而是隨文加以說明,這是因為引文繁多,且往往出于同一作者的同一著作,用腳注就顯得過于煩瑣。用有同一作者的不同著作,則在“參考書目”中特加說明,如葉嘉瑩先生的《嘉陵論詞叢稿》簡為“葉論詞”,《唐宋名家詞賞析》簡為“葉賞詞”,說陶淵明飲酒及擬古詩》簡為“葉說陶”,等等。

最后,要在此對下列朋友表示誠摯的謝意:

主動承擔全面策劃任務的郝明哲先生

在風口浪尖上撥冗作序的崔永元先生

不求任何回報而精心操作的攝影師王學東先生

兢兢業業承攬一切有關雜務的楊永之先生

是為序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王俊鳴 于2018年3月6日


河南快3基本走势图 时时彩稳赚lm0 百人炸金花规则 时时彩最稳平刷 棋牌游戏牛牛 2018赚钱的手机app 群pk10在线计划 微信骰子大小单双玩法 手游西游争霸激活码 好友二人斗地主 11选5直三下期推算方法